黄益平:中国金融科技领先主要是普惠 要小心被弯道超车
消费金融 虎闻 金融虎 · 2019-07-03 09:48:32
昨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腾讯新闻和北大国发院联合主办的2019腾讯夏季达沃斯主题夜话上发言时表示,中国的金融科技暂时处于领先的地位,但领先主要是在普惠,而不是其他领域。世界各国很多公司的很多操作,有可能是在快速赶上来,甚至在很多领域一步就迈到前面去,有可能正在被别人弯道超车。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


金融虎讯 7月3日消息,昨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腾讯新闻和北大国发院联合主办的2019腾讯夏季达沃斯主题夜话上发言时表示,中国的金融科技暂时处于领先的地位,但领先主要是在普惠,而不是其他领域。世界各国很多公司的很多操作,有可能是在快速赶上来,甚至在很多领域一步就迈到前面去,有可能正在被别人弯道超车。


黄益平建议,中国金融监管架构可能需要再进一步思考,要“走在前面,拥抱技术”,原因是过于严苛的金融监管可能使得行业落后。


黄益平指出,金融科技的核心竞争力主要在四个方面:一是能够支持创新的。二是提高金融效率。三是需要维持稳定。四是最后的国际竞争可能会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当中的竞争,有可能是谁未来会主导这个支付体系?谁会主导未来的储备货币?这个储备货币有可能是美元,也可能就是一种新的加密货币。


黄益平表示,目前的分业监管框架需要更新,因为很多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基本上都是混业经营、金融控股公司”。它会有风险,但合在一起,其实也带来很多新的生产力。


黄益平还建议,监管部门或政府应该花更大力量支持金融科技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很可能就是通信技术,只有把通信技术铺遍全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才有条件。同时,也可能是大数据的整合和运用。还要考虑保护隐私的问题,需要在大数据的效率和保护隐私之间取得平衡。


黄益平指出,中国的金融科技暂时处于领先的地位,但领先主要是在普惠,而不是其他领域。据“北京大学普惠金融指数”显示,从2011年到2018年,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地区性差异在不断地缩小,此前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相对滞后的正在迅猛追赶,这显示出数字金融在普惠性方面的独特优势。


以下为黄益平演讲内容:


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内容是关于中国的数字金融行业,这个行业是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催生出来的,应该来说,我们确实做的不错。


两周前,我到华盛顿跟IMF做了第二次的闭门研讨。拉加德亲自来讲话。为什么他们会作为一个国际组织跟我们做年度闭门研讨?原因在于中国的数字金融做的比较好。18号研讨那一天,拉加德讲话直接提到Facebook这件事情。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对中国很多研究者和从业者来说,也是很大的刺激。


我们的问题是,我们过去在一线领域做的不错。假如说像这样的国际性加密货币成功,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会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我觉得有很多事情是值得思考的。


我想简单地跟大家看一下,有两家机构评选2018年世界金融科技一百强,前十名里面有好几个是中国的公司,这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我们有一些所谓独角兽金融科技公司,在全世界来说规模都比较大。但是我们最成功的地方,还不在一些大公司,最成功的是我们的金融科技或数字金融,有非常突出的普惠性。


我们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编制了一个“北京大学普惠金融指数”,把每一个地区的指数都编出来,从2011年到2018年。左边的图是2011年,右边的图是2018年,简单来说,大家可以看到右边图各个地区之间的颜色相似形越来越高,意义是什么?七八年时间,数字普惠金融发展的地区性差异在不断地缩小。


换句话说,原来相对滞后的地区,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上面正迅猛赶上来,这恰恰是我们想看到的普惠性的方面,数字金融在这方面显示出了独特优势。


我们也做过很多研究,看看这些数字普惠金融对我们的经济、对经济发展有什么作用,我们有很多的实证研究、统计分析,大致来看对创新、创业、支持收入增长,甚至支持收入的公平是有积极意义的,我们有很多实证的分析。为什么普惠金融做的相对比较好?我一般的看法是三条:


第一条,在传统的金融领域里面,一致性的金融政策比较严重,政府对金融体系的干预比较多。一定意义上来说,导致了我们对普惠金融潜在客户的服务相对不足,最典型的是小微企业和低收入人群。这个群体的服务不足,所以普惠金融和数字金融一起受到的欢呼。


我最近去美国,同时参加了一个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写的报告,比较中美之间的移动支付体系。他觉得中国的移动支付做的非常好。美国很多老百姓基本上已经享受到了比较充分的支付服务,拿出信用卡一拍就解决问题,还有其他的原因。在中国支付宝、微信支付起来以前,大多数老百姓是没有支付手段的,所以这个是一个很重大的区别。


这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也说明今天所取得的这些成绩,我觉得最大的优势、做的最好的地方是普惠金融,我们在一定意义找到了可能的方法,支付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江小涓老师提到了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这两家银行每年都是放上千万的贷款,完全不见面,这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普惠的方面。


但是我们在数字金融的发展过程当中也碰到不少的问题,这是我们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做的另外一个指数,叫金融科技情绪指数。在一定意义上来说,公众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其实是在起起落落,振荡非常厉害,当然背后也反应了我们面对的风险,所以我们仍然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今年3月份,一个哈佛大学历史学家来参加我们的发展高层论坛,我们一起聊天。他跟我说,中国的金融科技发展非常有意思,非常重要。为什么重要?他说你看我在美国生活,基本上都是写支票做支付,我去日本的时候,一般都是用现金做支付。但是我到中国来,当然他没有支付宝,他也没有微信支付。他说我看你们整天都是用手机支付,感觉三个国家在支付这方面似乎是处在不同的朝代。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他接下来说了一句话,他是一个历史学家,不是经济学家,作为历史学家,他说他的观察是,国家与国家的竞争最后的决定因素不是军事力量,而是金融能力。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


去年4月份我们北大到英国办一个海外校庆活动,学习英国的工业革命史,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一位经济学家发现,英国工业革命的发生,其实是靠金融革命催生的,技术在工业革命发生以前早就已经存在。技术一直没能转换成工业革命,原因在于没有大量廉价的资金帮助转化。蒸汽机的技术永远是一个蒸汽机的技术,只有金融革命才能帮助它变成工业革命。


经济学界一直有个李约瑟之迷,为什么工业革命没有发生在中国?我不展开来讲,可能是因为我们的金融体系不够发达,所以有没有技术都很难推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


易纲行长最近一次讲话讲,未来国际金融的竞争很有可能就是集中在金融科技领域。这个是跟我们前面提到的Facebook提出来的产品,对于我们来说是有很重要的启示意义的。


金融科技,我不是说金融科技未来就会决定国家与国家之间竞争的结局,但是金融科技会成为一种很重要的国际竞争力的力量。金融科技的核心竞争力在什么地方?如果金融科技是用的,未来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们怎么样认为它是一种好的金融?我觉得普遍简单来说有四个方面,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是一个百准的说法。


一是能够支持创新的。因为只有支持创新,这个国家的实力才能变得越来越大。


二是提高金融效率。金融效率的意思就是效率越来越高,但是动员相对便宜、大规模资金的能力越来越大,这是我们产业革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三是需要维持稳定。你有很高的效率,快速去做这个事情,你搭一个非常大的平台,效率很高了,普惠性很强,但是如果风险控制不住,最后的结局不一定很愉快的。


四是最后的国际竞争可能会体现在国际金融体系当中的竞争,有可能是谁未来会主导这个支付体系?谁会主导未来的储备货币?这个储备货币有可能是美元,也可能就是一种新的加密货币,我不知道。但是这是我们未来要关注的。


也许在我们的监管政策需要做一些新的考虑,第一个就是刚才说到的普惠金融做的很好,风险也很多,怎么样来平衡?国外国内都有一些经验,我觉得这个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平衡、创新和稳定之间的关系,这可能是我们未来监管的一个主要要考虑的事情。


另外还有几个方面我觉得要值得思考的一些事情,第一还是要拥抱新技术,我们移动支付为什么能够普及成为今天这样的一个主流工具?我觉得就是因为智能手机和4G普及以后,就变得成为了可能。


未来5G会给我们的金融科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个人还没有想清楚,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我相信它会再一次从根本上改变我们金融的业态。我就应该走在前面去拥抱它,甚至包括数字加密货币这件事情。如果我们一直关着不许做这个、不许做那个,短期是保住金融稳定,但是我们五年一直缺席,未来开放有没有可能Facebook做成、JP摩根做成,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的监管框架也可能需要再进一步思考。目前来说还是一个分业监管的框架。但是我们这些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基本上都是混业经营、金融控股公司,它会有风险,但合在一起,其实也带来很多新的生产力。


刚才说到的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为什么短期内不见面就发上千万的贷款?原因在于已经有支付、已经有其他平台积累了很多数据,所以相互之间的生产力的提高是一个乘数的效应,完全把它给分开来可能会有其他的问题。但是风险还是要监控的,并不是把它完全放在一起就可以了。


监管部门或政府应该花更大力量支持金融科技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很可能就是通信技术,我们只有把通信技术铺遍全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才有条件。但同时,也可能是大数据的整合和运用,因为没有大数据,你是做不了的。同时我们要考虑保护隐私的问题,需要在大数据的效率和保护隐私之间取得平衡,我觉得这非常重要,


我今天提出来的问题是,我们似乎感觉到,我们中国的金融科技暂时处于领先的地位。但我们的领先主要是在普惠,而不是其他领域。世界各国很多公司的很多操作,有可能是在快速赶上来,甚至在很多领域一步就迈到我们前面去。我们曾经很骄傲地说弯道超车了,但是我们有可能正在被别人弯道超车,我们怎么样保持我们持续领先的地位,这是我们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谢谢大家!

相关推荐

金融科技
国务院:规范认定并设立市场主体信用“黑名单”

金融虎讯 9月12日消息,今日,国务院下发《国务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事中事后监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七个方面

征信 监管 金融虎 · 1144浏览 · 2019-09-12
北京银保监局连发8篇消费者提示:涉及人头贷、理财、众筹和保险等

近两日,北京银保监局连续发布了8份消费者提示,内容包括理财、保险、股权众筹、代理退保、办卡“黑中介”、保单、人头贷、退换运费险等多个方面。

财经 监管 金融虎 · 1778浏览 · 2019-09-12
*ST步森拟1.38亿元收购广东信汇60%股权 设立金融科技全资子公司

昨晚,*ST步森发布公告,为了加快公司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布局,扩大业务收入来源,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拟收购易联汇华(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联汇华”)所持有的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信汇”)60.4%股权,交易价为1.38亿元。另外,上市公司拟设立全资子公司从事金融科技业务。

公司动态 支付 金融虎 · 1514浏览 · 2019-09-12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