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金融科技公司生存现状:毛利降低成本提升,靠抱团突围
公司动态 科技 财经 消金界 · 2021-04-08 09:16:25
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到《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再到《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金融监管部门“三板斧”下来,曾经在金融业务上雄心勃勃的互联网平台们,偃旗息鼓的偃旗息鼓,造车的去造车,互联网金融回归银行大势已定。


































从《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到《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再到《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金融监管部门“三板斧”下来,曾经在金融业务上雄心勃勃的互联网平台们,偃旗息鼓的偃旗息鼓,造车的去造车,互联网金融回归银行大势已定。


按说对银行业来说是个大利好,但形势也没有那么乐观。


正在逐步推进中的数字人民币,对大多数银行来说,是个更大的考验。


因为数字货币的发行,会削弱商业银行的各种能力,未来金融生活的数字化、线上化水平,将比现在更高,用户留存更难,银行间的竞争会更激烈,毫不夸张的说,在纸币时代还能拴住一些用户的银行,在数字人民币时代,真的有可能被用户抛弃了。


总之,竞争格局的改变其实并没有降低银行业数字化的压力。


因此,银行业务正在加速的线上化、场景化、移动化,商业银行的数字化变革正在进入一个关键期,对IT解决方案的需求非常大,而这正好给了上游信息系统提供商巨大的空间和机会。


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2020年,银行机构和保险机构在信息科技方面的资金总投入,分别为2078亿和351亿,分别同比增长20%和27%。


尤其对中国本土的金融科技公司来说,经过前期的市场培育后,很可能进入一个业务爆发期。


今天我们就来关注一下国内金融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的头部公司——科蓝软件(300663)。



 聚焦互联网银行 



科蓝最初在美国成立,1999年在国内注册,2017年在深圳上市,根据的IDC的研究报告,科蓝软件拥有完整的互联网银行产品家族,是国内银行的互联网技术与产品创新方面主要的引领者和推动者。


本质上,互联网银行、虚拟银行、直销银行,包括所谓开放银行,内涵其实都是一样的。从成立之初到现在,银行业的互联网化一直是科蓝的主营业务。


从细分产品来看,电子银行类和互联网银行类是科蓝两大最主要的产品。


2020年上半年,电子银行类产品占营收的52.64%,互联网银行类产品占营收的30.52%,非银金融机构类产品占营收的9.54%,银行核心业务类占比3.96%。


收入第一大来源电子银行系统,产品主要包括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微信银行等电子渠道产品,以及电子支付平台、网上跨行支付清算系统、网上商城系统。


对银行来说,电子渠道的收入已经超过柜台,成为主要的收入来源,“以客户为中心”的银行业转型重点仍是发展电子渠道。因此,短期内,电子银行类产品的规模不会收缩,仍将占有很大的份额。


第二大收入来源是互联网金融类系统,产品包括直销银行、金融开放平台、互联网核心体系等。


值得注意的是直销银行,与一般的电子银行不同,直销银行是完整的线上银行服务体系。银行凭借直销银行,可以在不依赖任何物理网点的情况下,为客户提供在线的存款、贷款、支付结算汇款等服务。


随着独立法人直销银行的诞生,将会有越来越越多的银行成立直销银行,而民营互联网银行也正在兴起。直销银行系统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虽然电子银行类和互联网银行类产品仍然占据营收的大部分,但两者占比总的来看,呈下降趋势,主要是因为非银金融机构类产品营收的增长。


大量央企、国企和民营大型企业集团的财务集团,也需要进行互联网化的转型,这导致非银行金融机构类的产品增长也很快。


因此,非银金融机构类产品,很可能成为科蓝软件业绩的一个爆发点。



 毛利下降,成本提升 



无论是市场空间,还是产品体系,科蓝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但实际上,近几年,科蓝业务的进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根据科蓝发布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科蓝软件2020年净利润在5500万到6600万之间,每股净收益在0.18元/股到0.22元/股之间,而2019年,科蓝软件的净利润接近5000万,每股盈利0.16元。


近两年,科蓝软件的毛利率呈现了下降的趋势,按行业整体来看,2019年科蓝软件的毛利率为42.25%,2020年上半年则为35.2%。


按产品分类看,2019年,电子银行类产品的毛利率为45.94%,2020年上半年降到了33.95%,下降了11.99个百分点,下降幅度还是很大的,作为第一大收入来源,毛利率如此大的下降幅度,对盈利的影响可想而知。


互联网银行类产品2019年的毛利率32.43%,2020年上半年为34.11%,毛利率略微上涨。


出现爆发性增长的是非银金融机构类产品,2020年上半年,非银金融机构产品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781.11%,毛利率为34.48%。


营业成本方面,2019年,科蓝软件营业成本同比增长了21.70%,2020上半年营业成本同比增长35.55%,营业成本的增长还是很快的。


分析成本结构发现,人工构成了最大的营业成本,2019年,直接人工占营业成本的86.22%,2020年上半年,直接人工成本占营业成本的比重上升到了94.76%。


科蓝软件毛利率与成本走势的背后,反映的其实是整个行业的一个态势:竞争加剧,人才争夺加剧。



 抱团突围 



由于客户主要为银行,IT供应商的账期要跟着银行的账期来,因此科蓝的一个问题是应收账款一直较多,现金流比较紧张,科蓝一直有较大数额的应收账款担保的短期借款。如果客户的信用状况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对科蓝的影响将会很大。


科蓝已经在互联网银行垂直领域深耕了二十年,结合财务数据来看,起色并不大。可见,银行的钱并不好赚。


当然银行业务难做也不是仅仅对科蓝来说难做。面对几千亿级别的市场,无论是垂直类的金融科技公司,还是综合类的数据巨头都瞄准了这块肥肉,银行ToB业务的特性开始让平台之间采取抱团突围的策略。


互联网核心方面,科蓝软件第一个案例是与上海银行的合作。但对其影响最大的还是第二个案例——科蓝与阿里云为南京银行建立互联网核心。


在这个案例中,阿里提供底层平台,科蓝负责互联网核心的应用层,通过这个系统,南京银行的鑫合联盟可以为近两百家的小银行提供服务。


南京银行之后是重庆农商行,阿里提供整体底层架构和后台支持,科蓝提供业务中台和前端产品。可以说依靠这样的合作模式,双方都打开了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市场。


除了与阿里云合作,科蓝还与华为进行了合作。


科蓝与华为旗下中国政企金融业务部的鲲鹏服务合作,推出鲲鹏&科蓝互联网开放银行平台、鲲鹏&科蓝互联网金融核心系统的产品。


互联网开放银行平台,针对的是互联网金融业务系统,帮助银行升级完善自营渠道、构建开放平台、建设生态合作平台。


互联网金融业务核心平台,可以开展互联网贷款、水电燃气等中间业务、互联网存款/理财、资金监管等典型的ToC业务,还包括了支付结算、账户管理、场景融资、账户托管等在内的典型ToB业务。


2021年1月,科蓝中标了光大银行总行5G消息平台项目,该中标项目正是基于科蓝与华为合作的产品。


在银行5G应用方面,科蓝合作的银行有苏宁银行、北部湾银行、柳州银行、新疆汇合银行、晋商银行、温州民商银行等。


科蓝与华为的合作模式,和科蓝与阿里云的合作模式类似,鲲鹏算力底座支撑下,科蓝在前段做银行分场景的数字化转型的应用。


透过科蓝与华为、阿里云的合作,我们也可以看到,银行业IT解决方案需求巨大,但无论是细分行业头部公司科蓝,还是数字巨头华为、阿里云,都很难单独、完整的吃下一家银行的大蛋糕。大家走的还是合作的道路,在行业资源、流量、算力之间寻求优势互补。


近日,科蓝还与普华基础软件达成了战略合作,普华算是国产基础软件的“国家队”,由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投资设立,客户集中在行政机构、国防科技、交通、电力、金融、能源、电信及医疗卫生等多个行业及领域,要进军这些行业,科蓝也还是要借助与普华的合作来实现。


总的看,科蓝这样的本土金融科技公司,已经过了最初的市场培育期,培训成本开始降低很多,现在的策略是依靠与数据巨头、国家队的合作。未来业绩是否能有所突破,还有待市场的检验。




相关推荐

金融科技 财经 科技
为了流量短视频“炫富风”泛滥 被央媒点名“该管管了”平台也出手了

对于一些短视频创作者一味追求流量和利益,让社会责任“靠边站”,频繁展示的纸醉金迷内容腐化社会风气的行为,近日,人民日报、新华社点名批评“这股奢靡之风该管管了”。

公司动态 财经 科技金融在线 · 12浏览 · 2小时前
德意志证交所将把Coinbase在Xetra和法兰克福交易所摘牌

德意志证券交易所周三表示,将在周五交易日结束前,将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 Global的股票从Xetra交易系统和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Frankfurt stock exchange)摘牌。“取消上市的原因是这些股票的参考数据缺失,”德意志交易所表示,并补充称,取消上市将适用,直至另行通知。

公司动态 区块链 财经 金融虎 · 35浏览 · 1小时前
金融板块子公司补提减值,奥马电器大幅下修业绩预期,年内将终止金融科技业务

奥马电器称,拟在2021年内完成金融科技业务板块终止经营及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财经 公司动态 互联网金融电讯 · 60浏览 · 2021-04-20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