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雄遭中平资本撤资,催收寒冬难熬
公司动态 财经 消费金融频道 · 2022-01-19 10:23:20
永雄近期发生工商变更,股东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虽是永雄最小股东,但它作为投资机构中平资本的成员,撤离可能代表资本不看好永雄。催收政策空间不断收紧,永雄在寒冬中艰难行走。在永雄新年致辞中,总裁谭曼感慨催收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强监管和史无前例的合规“大洗牌”,几十、上百甚至数千人的催收公司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投资机构撤退,总裁疾呼“警钟长鸣”,催收巨头永雄也难敌残酷的监管政策,瑟瑟发抖。


撰文 | 冬弥

「消费金融频道」注意到,永雄近期发生工商变更,股东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退出。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虽是永雄最小股东,但它作为投资机构中平资本的成员,撤离可能代表资本不看好永雄。


在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之前,永雄已有18位历史股东。目前,永雄的控制权完全掌握在谭曼及其家人手中,已无第三方股东。


永雄集团是国内头部催收机构。自2018年开始大举布局催收业务后,永雄集团在全国布局分支机构,期间遭遇业务合规问题关闭了数十家分公司,但体量仍居行业头部。


催收政策空间不断收紧,永雄在寒冬中艰难行走。在永雄新年致辞中,总裁谭曼感慨催收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强监管和史无前例的合规“大洗牌”,几十、上百甚至数千人的催收公司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催收遭遇史上最严监管,永雄不得不在夹缝中寻求扩张路径,合规成为它立足的生命线。


第三方资本撤退


企查查显示,上海珩雄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西藏仲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而西藏仲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由上海中平国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系中平资本主体。中平资本除了投资过永雄,还投资商汤科技等企业。

仅入局两年,中平资本就萌生退意。在永雄集团2019年向SEC递交招股书前,谭曼和相关人员与中平资本订立了股份买卖协议,中平资本或关联公司愿意以3亿元的价格从谭曼手中购买200万股普通股股份,当时市场猜测谭曼急于在上市前夕套现。

没能等到永雄上市,中平资本退场,谭曼对永雄的控制更加集中。在永雄集团的股权结构中,谭曼持股约82%,是集团实际控制人;湖南裕雄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5%;周小芳持股3%。其中,湖南裕雄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大股东为谭曼,二股东为周小芳的兄弟周雄,周雄也是永雄集团的执行总裁。

就股权关系而言,永雄集团是一家家族企业。永雄的股东、社会关系,均被打上谭曼的印记。此前,永雄集团调整了多名高管职位,周小芳接任李振宇成为永雄新的法定代表人、经理,永雄董事长也已变更为周小芳。周小芳为永雄集团前董事长谭曼的妻子,他们二人共同控制永雄集团。

商业银行信用卡和消费金融公司的消费贷业务快速增长,不良资产处置需求增加,为永雄带来了广阔的市场空间。但催收属于强监管行业,面临的政策不确定性较大,永雄因业务违规曾放缓扩张脚步。

2020年5月,湖南永雄又开始在疫情中加速扩张,第五批分公司一同开业,包含了广西南宁、百色、钦州,江西九江、上饶、贵州遵义六家分公司。去年,永雄集团又陆续设立新的全资子公司。

永雄赴美上市搁浅之后,上市计划并未止步。去年年初,谭曼在总结大会上还谈及将通过上市融资开设地方AMC,布局个人不良贷款批量收购与处置业务新赛道。目前,永雄旗下拥有超30家分公司,呼叫坐席2万多个。

永雄扩张野心依旧,但监管政策变化无常,这也加剧了永雄催收业务的不确定性。

寒冬难熬


永雄集团在2020年催收回款超40亿,在行业里体量靠前。业绩增长和追逐上市背后,永雄靠规模庞大的催收人力支撑,业务成本较高。

同时,催收行业属于高风险行业,对监管政策比较敏感,催回难度大且不说,非常容易触碰到监管红线。近两年,催收市场空间趋窄,行业正遭遇史无前例的寒冬,催收违规成本越来越高,即使是头部机构,也难逃规则束缚。

正如,谭曼所讲,“近几年,国家重拳整治和严厉打击高利贷、套路贷、暴力催收、电信诈骗、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行为,全国已有多家催收公司因涉嫌软暴力催收、寻衅滋事、催收非法债务或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违法犯罪行为被警方介入调查或查封,正常的催收呼叫业务也受到了国家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影响。”


从催收整治现状看,警方和监管部门主要从催收数据治理和催收行为严打催收业务乱象。公安部公布2021年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十大典型案例,就涉及一个催收平台。这家位于武汉的债务催收公司利用多款外挂程序,通过系统接口漏洞,窃取酒店、燃气、医疗健康等33个网站后台公民个人信息3000余万条,用于债务催收。

更令永雄害怕的是,被查封的催收平台就在身旁。去年年底,长沙市公安局披露了“11·12”特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侦破情况,涉案平台为一家头部催收公司湖南强贲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该催收公司主要承接银行、信贷等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管理及信用卡催收业务服务,存在涉嫌购买公民信息进行催收等犯罪行为。

除了警方打击,信息和数据保护也给催收业务加上紧箍咒。国家在法律层面除了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还包括数据安全法、征信业务管理办法等,强化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保护,逐渐加重对非法催收中的数据违规处罚力度。

另外,扫黑除恶和消费者保护,也对催收行业提出更高的服务标准。银保监会要求各银行保险机构要加强催收业务管理,严禁委托涉黑涉恶机构和个人催收,发现催收机构采用非法手段催收的,应立即停止合作关系;进一步规范催收行为,严禁使用非法手段催收。

信用卡催收是永雄的主营业务,这一块也面临严格监管。前不久,银行业协会下发了《关于印发<中国银行业协会信用卡催收工作指引(试行)的通知》,其中提到催收行为要严格遵守国家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规定,严禁对与债务无关的第三人进行催收,规范银行及其外包机构的信用卡催收行为。

监管政策可能会直接影响永雄的催收回款率,一旦催收手段的效果不理想,回款便变得艰难,佣金也就无从谈起。


相关推荐

财经
快手不愿“被带走”

快手面临的难题与困境。

公司动态 财经 开甲财经 · 171浏览 · 10小时前
蚂蚁消金:将理性借贷作为核心KPI

提升用户的信贷管理能力、引导理性消费,是花呗团队过去一年重点研究的课题。

公司动态 财经 支付百科 · 258浏览 · 11小时前
A股“AI四小龙”第一股诞生!云从科技正式登陆科创板,开盘大涨超56%

云从科技(688327.SH)今日正式在科创板挂牌交易,成为A股“AI四小龙”第一股。 云从科技开盘大涨56.15%,截至发稿报23.8元/股,涨54.85%,市值176.28亿元。

公司动态 科技 财经 独角兽早知道 · 214浏览 · 11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