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ash闪银落幕,曾是玖富系
公司动态 财经 消费金融频道 · 2022-05-23 04:22:53
闪银消失,春哥离场

作者 子卿、冬弥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作为一家最早从事现金贷业务,布局海外,扬言要赴美上市估值百亿的独角兽公司,到被警方调查、高管接连退出、微信公众号自主注销、官网无法打开、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Wecash闪银只用了不到9年。

 

今天,我们来讲讲Wecash闪银的故事。

闪银失联


「消费金融频道」注意到,Wecash闪银目前官网已无法打开,旗下官方公众号闪银奇异、订阅号闪银奇异等也显示自助注销,停止使用。

 

此外,Wecash闪银APP也出现了问题,在贴吧、用户群里,闪银APP的用户均集中反应闪银APP出现打不开的情况。一用户表示,其在闪银上的哼哼和舜舜借的款,因为登录不上App,客服也联系不上,目前已造成逾期,上了征信不良记录。

 

有部分逾期用户也向「消费金融频道」表示,之前闪银一直催得比较紧,但最近他们突然间已经不再催收了。

 

目前闪银的主体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上仍然显示的是存续(在营、开业、在册)状态,虽然还未注销,但从种种迹象表明,整个公司实际状况已经处于停滞状态。

 

实控人支正春也在悄悄退场。

 

Wecash闪银今年3月的一次工商变更可见端倪,创始人支正春及牛奎光等5名董事退出高管名单,而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Wecash闪银主要成员信息公示中,目前仅有李昊兼任法人、执行董事、经理和财务负责人职务,杨成任监事。

 

不过Wecash闪银股权并未发生变化,支正春虽然退出了闪银高管行列,但仍然是最大持股股东,目前Wecash闪银股东由支正春持股72.7149%和李昊持股27.2851%构成,李昊目前担任过Wecash闪银的法定代表人、经理和执行董事。

 

支正春担任法人的所有公司都已注销,不排除他的进一步动作,股权如若变更,他则可全身而退。


闪银的奇幻开局


“来这世界不容易。不改变点啥,多没意思。” 2014年9月的一天,28岁的支正春更新了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IDG的4000万人民币的投资,让他的这个互联网金融项目“Wecash闪银”在上线不到一年的功夫就达到了2亿人民币的估值。


支正春当时的朋友圈:春之跃


在国内对个人征信还处于一片迷茫的认知时,支正春让“Wecash闪银”打出了“国内首家大数据信用评估公司”的旗号。早期闪银的商业模式是通过用户自主授权的社交网络信息,对用户进行信用评级,继而提供快速取现、购物分期免息等服务,用户已经达到60万。

 

“人人都有信用,人人的信用都可以转化成资产。”这是北大毕业的支正春的终极梦想。

 

与当时火热的“影子银行”P2P相比,Wecash闪银的梦想不知道要甩他们几条街,通过对年轻群体在网络上的大数据分析借贷人的信用,进行评级后给予相应的额度,最高可给到50万,相当于干了“芝麻信用+花呗+借呗”这三件事。

 

Wecash闪银的合伙人刘蓓蓓说,支正春有着强大的描绘未来的画饼能力,堪比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


乔老爷如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破土而出收其为关门弟子。


现金独角兽


最初Wecash闪银被称为玖富系的一员,一名老玖富员工曾告诉我们,闪银是玖富孵化的一个项目。

 

在2014年4月成立闪银之前,支正春最初的身份是玖富小微金融委托贷款业务负责人,而正是他在玖富工作中找到了创造闪银的动机,他在工作中发现很多小商户宁愿借款还网贷都不愿意损失名誉。

 

人们在网络中的身份等数据所可以挖掘价值是一座带开垦的金矿,支正春创业时,玖富创始人孙雷投资了650万成为了Wecash闪银的天使股东,并担任Wecash闪银的董事长。

 

如果真照着支正春的梦想走下去,Wecash闪银应该会成为中国版“Affirm”或“Afterpay”。

 

可是在互联网金融火热的年代,诱惑难挡,梦想“脱俗”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先“入世”。

公司成立当年,正是校园贷的红利期,各大公司争相恐后地杀进这个市场分一杯羹,闪银也随风而动,进入校园市场时,曾被传在350所高校进行宣传。目标直指分期乐、趣分期、苏宁红条。

 

Wecash闪银最初提供的业务是助贷,是给合作的金融机构进行客户导流,由于是轻资产模式只能收取少量的客户导流费,而且议价能力也低。

 

于是,Wecash闪银决定换一种活法,开始主动跑业务,与支付机构、催收公司合作,掌控现金流的走向,金融机构提供资金,而客户留在平台。

 

对,它活脱脱的变成了一家现金贷公司,那时也正是现金贷公司的爆发年,蜕变之后,公司的收益也开始飙升。

 

2017年8月,仅成立三年的Wecash闪银团队便切蛋糕举行仪式,庆祝公司实现了月利润破1亿人民币“小目标”,如此绩优,它也成了资本宠儿。


 

Wecash闪银已累计完成A/B/C/D四轮融资,投资方包括IDG资本、招商局集团、海纳亚洲、光远资本、领沨资本、SEA Group、弘道资本、SIG等,融资总额约3亿美元。

 

2018年是Wecash闪银最高光的时刻,当年6月,Wecash闪银已拥有超过1.6亿用户量,并宣称要赴美国进行IPO,俨然成为了一只金融科技独角兽。

 

2019年11月,海尔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发生股权变更。在股权穿透后,Wecash闪银间接持有海尔消费金融16%的股权,成为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股东。


与玖富的恩怨情仇


在Wecash闪银初期发展时,股东方玖富是其重要的资金渠道,而当Wecash闪银接入更多低成本的金融机构资金时,便甩开了玖富。对于这种“过河拆桥”行为,玖富很是不爽。

 

此外,有一件事更是激化了彼此矛盾。

 

玖富和闪银曾共同投资了一家做支付路由业务(在支付结算环节系统智能选择最优支付渠道)的企业,虽团队实力不俗,但当时业务开展并不顺利。于是玖富就趁机以低价打包了整个团队加入玖富。

 

核心团队出走,公司自然就垮了,闪银所投的钱也就基本打了水漂。支正春为此气冲冲地跑到玖富“兴师问罪”,场面据说一度很火爆,双方因此都闹得十分不愉快。

 

接近双方的知情人士曾透露,支正春是一个性格刚烈的人,虽然玖富孵化了闪银,但是现在闪银已经羽翼丰满,翅膀也硬了。

 

在高光的2018年,Wecash闪银营收利润已经比肩玖富集团,小弟也有了跟老大哥掰手腕的实力,对绝对控制权的有了更高的追求,回收大哥的股份也就自然而然了。

 

在经过一系列角力之后,直到2019年中,玖富从Wecash闪银股东名单中彻底“出局”,同时退出的还有玖富创始人兼CEO孙雷以及玖富联合创始人陈理行。

 

Wecash闪银当时的估值已破百亿,在退出之前,玖富系企业及高管对闪银的持股比例为25.58%,价值至少超过了25亿人民币。仅从账面来看,即便是退出,玖富当初650万元的天使投资,也翻了数百倍,这笔投资着实划算。

 

双方分道扬镳,玖富也并非毫不情愿,或者说也正有此意,自此双方不再交叉,虽然不同路,但走向衰败,两者却也殊途同归。

 

激进、官媒点名、警方调查

为了追求利润,Wecash闪银奇异旗下多个产品大量存在砍头息行为,且砍头息的方式也种类丰富,包括强制购物、强制购买虚拟卡、强制收取服务费、咨询费、担保费等。

 

如果说这些违规只是“行业惯例”的话,那后来的一件事让他们彻底陷入暴风眼中。

 

2019年,人民日报、新京报等媒体发表一篇名为《21岁女孩疑遭套路贷自杀 其父接网贷公司电话被骂废物》的文章,将Wecash闪银涉嫌套路贷、暴力催收的行为公之于众。

 

在该文章中,21岁的冯洁因为深陷套路贷无法自拔而选择自杀,Wecash闪银被展出是放款方之一,被着重报道。

 

根据当时信息测算,按照5000元的借款额度计算,系统显示的还款计划是分3期还,月还款额为1944.17元,其年利率为97.39%。在该女孩死后,其父还遭受到暴力催收,多次接到接到包括闪银在内的多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短信及电话,催收术语恶劣粗暴。

 

如果说借款人自杀事件撕开了这家独角兽的华服一角,那么警方的介入调查决定了Wecash闪银的终局。

 

2020年5月,「消费金融频道」独家报道Wecash闪银因涉嫌非法放贷、暴力催收、砍头息、搭售保险等问题被北京市朝阳区某派出所进行用户层面的摸排调查。

 

随后Wecash闪银发布所谓辟谣公告,但避重就轻,狡辩未被立案,却不否认被调查的事实。

 

结果就在当月,警方初步收网,有媒体报道约40名警察进入Wecash闪银奇异北京总部大楼,带走了10余人,引发行业震荡。


内外交困


Wecash闪银奇异的谜之操作还存在其内部股权架构、业务资金等方面。

 

公司旗下经营着哼哼、百万钱包、糯米贷、闪贷等多种贷款产品。


虽然Wecash闪银已经成为了独角兽,但从未获得过相关牌照。

 

即便是海尔消费金融的股东身份也没留存多久。

 

2020年时,Wecash闪银因上述问题被警方侦查后,可能是因为海尔方的介意,Wecash闪银退出了海尔消费金融的股东行列。

 

Wecash闪银资金端也充满风险隐患,其许多放贷资金来源之一是P2P网贷平台,这其中的玛瑙湾、懒财、笑脸金融等平台已先后被警方立案

 

此外,Wecash闪银奇异股权也被质疑是资金左手倒右手的套现。

 

公开信息显示,Wecash闪银目前有18条股权出质情况。其中,这里面既有闪银大股东支正春,也有肖长兴等公司高管。然而无一列外,他们都将持有的部分或全部北京闪银奇异科技有限公司股份质押给北京闪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后者企业在2021年8月时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内列入经营异常。

 

Wecash闪银也曾尝试转型,在2018年为闪银包装一个名为“鲸算科技”的母公司,支正春任公司董事长,创始股东为闪银奇异香港有限公司。号称业务覆盖美国、新加坡、印尼、越南等国家,但鲸算科技在市场的声量逐渐式微。

 

2021年,支正春还在参与投资,通过某有限合伙企业参股上海闪易半导体有限公司,并在该公司以及上海源车码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董事。

 

最后,Wecash闪银走到今日,令人唏嘘,毕竟作为曾经坐拥1.7亿用户的平台,如果支正春坚持梦想,或者不冒失、规范经营,或会让Wecash闪银也会成为一家助贷巨头。

 

我们祝福支正春,他曾是这个故事的主角,也是那个时代的理想过客。

相关推荐

财经
九鼎旗下九派支付、新国都旗下嘉联支付,海澜集团旗下瀚银支付等8家机构续展申请中止

怡亚通关联的支付牌照等续展申请亦中止。汇潮支付关联方曾涉足P2P及信贷相关业务。张道舜控股的上海汇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 “汇贾电子”)是汇贾电商主体,官网提供汇贾分期服务。此外,P2P平台拍来贷主体上海凤池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凤池金融”)控股股东同样是汇潮支付股东。拍来贷官网显示,其合作伙伴包括高颜值、汇贾分期以及网带信用黑名单,技术支持为汇阜信息。

公司动态 支付 财经 蓝鲸财经 · 152浏览 · 8小时前
商银信等10家支付机构未申请续展,8家为预付卡机构,近半数已成失信被执行人

除了商银信身背失信记录,上海瑞得、桂支付通、万能支付主体广聚福支付亦有失信记录。

公司动态 财经 银行 蓝鲸财经 · 148浏览 · 8小时前
得物数藏溢价百倍已达万元,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交易

得物APP此前上线的数字藏品头像,在二级市场价格已到达10000元,相比89元的原价已溢价百倍。值得注意的是,得物平台方并不支持二级交易,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数字藏品的交易。

公司动态 科技 财经 蓝鲸财经 · 140浏览 · 8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