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悍做庄,暗箱炒作,数字藏品平台IBOX异化成一家毫无监管的准证券交易所
公司动态 财经 探长读财 · 2022-05-24 11:06:22
数字藏品平台iBox是一个庞氏骗局吗?


数字藏品平台iBox正置身于“冰与火”的煎熬之中。


iBox,这个自诩全球领先的NFT交易平台,近日因为诱导用户疯狂炒作数字藏品而被业内称作“虚拟货币交易所重生”、“小图片炒作场”。每一天,这里都传出暴涨暴跌的惊险刺激的故事,有人从10万炒成了1万,也有人宣称从1万炒成了100万。伴随着这些故事或事故,外界开始强力聚焦IBOX,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用户投诉提现困难


在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有150多名用户投诉iBox,投诉内容很多是无法提现、被强制扣取管理费、钱包无法注销等,探长注意到,里面不少用户是高中或大学生。

 

例如,有用户称,iBox以往提现都是第二天到账,但5月9日他卖出几个数字藏品后,1.3万元资金直到5月15号仍未到账,向平台投诉了也未处理。

 


另一名用户5月14日发文称,iBox客服不回复,提现时看不到钱,提现的钱与出货的钱数对不上,iBox平台上发布的数字小图片价高质劣,从几元钱卖到几十万,最高价120万,他们在找人接盘!

 


另一名用户则发现,他之前购买的藏品突然无法转售,他质疑平台是否停止了用户的转让权,如果那样的话,他手中的所谓数字藏品将会成为一文不值的小图片。



从提现困难到禁止转售,iBox让不少用户有了不好的联想。有用户在知乎发文说,有理由怀疑iBox正在准备最后收割一波用户后撤退。

 

这名用户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iBox以往的道德操守似乎并不让人放心。

 

2021年9月,iBox宣布将发售首个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然而,这个所谓的张国荣数字藏品并没有获得逝者家人或任何拥有张国荣版权的机构的授权。在张国荣粉丝和媒体纷纷质疑iBox侵权、滥用明星炒作后,iBox拿出了一份授权文件,原来是张国荣生前曾将一张签名照片赠送给一名叫贾安宜的人士,后者授权厦门一家公司发行数字藏品。

 

这个授权有点可笑了,毕竟,这涉及到明星肖像权,不是一张签名照片可以糊弄的,除非明星本人或其家人同意,不然肯定是侵犯其合法权利的。虽然张国荣已经去世,但其家人完全可以追究制作张国荣肖像并贩卖的iBox平台。

 


iBox页面显示,厦门任星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共发布了6个跟张国荣有关的数字藏品。其中,张国荣签名纪念版共发售300份,流通300份。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共发行了4期,其中,1期发行2000份,流通1013份;二期发行2000份,流通1022份;三期发行2000份,流通1137份;4期发行2000份,流通269份。张国荣友人珍藏版,发行50份,流通50份。

 

上述产品发售记录显示,最初发售价格为1元或999元一份,但发售后均被抬高至3.7万-9.9万元转售。例如,张国荣签名纪念版最初发售价仅1元,张国荣公益数字藏品的发售价格均为999元。不过,这些产品虽然标价很高,但实际流通数量不多,成交困难。而且,诡异的是,大量交易用户反复修改价格挂单,疑似在操纵价格,吸引关注。

 



利用关联公司炒作

探长注意到,炒作张国荣数字藏品的厦门任星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为iBox的关联公司。
 
企查查显示,厦门任星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10月,法定代表人为雪超,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但实缴资本为0,缴纳社保人数为0.也就是说,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空壳公司。法定代表人雪超名下有7家公司,其中一家是  纸贵云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而后者的股东为雪超(95%)和李威(5%)。iBox的运营主体海南链盒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李威,而李威也是代表iBox对外发声的“发言人”。例如,前两天,大量平台上出现了一篇一模一样的软文,文章引述了李威的话称,iBox平均每天被造谣超过22次。
 

让人迷惑的是,iBox这样一家暴涨暴跌的数字藏品“赌场”是如何来界定“造谣”的?

当然,李威并不是iBox的核心人物。蓝鲸财经报道称,李威背后是曾经推出墨链(INK币)收割大量韭菜的西安纸贵科技团队。

企查查显示,海南链盒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为超级星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0%)、海南链众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0%)、海南链藏互联网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4.5%,这三家公司背后的主要股东包括宣松涛、唐凌、陈昌、李威等人。将他们紧密联系起来的是西安纸贵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纸贵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注册资本1443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唐凌。

曾发行虚拟货币收割1亿美元

宣松涛为纸贵科技联合创始人。公开资料显示,宣松涛是一名90后,是西安交通大学2013级学生;纸贵科技创始人兼CEO唐凌与宣松涛是同一年入校的同学。2016年,宣松涛与唐凌联合创办了在线版权登记网站“纸贵”,并拿到了100万元的投资。这一互联网版权平台的早期客户包括贾平凹、电视连续剧《武媚娘传奇》编剧潘朴;喜马拉雅FM副总裁李海波等。
 
毫无疑问,通过互联网保护知识产权的创业模式是很棒的,但宣松涛与唐凌在实践中发现,他们的生意似乎很难赚钱。虽然最初他们为艺术家和作家提供免费版权登记服务,也仍然难以吸引客户。100万的投资很快用光了。到2017年,宣松涛与唐凌发现了一个赚快钱的捷径,那就是发行虚拟货币。
 
唐凌、宣松涛掌控的纸贵科技在2017年6月与量子链达成战略合作,公布了ICO计划,也就是INK(墨链)。INK(墨链)发行说明书显示,核心团队成员包括唐凌、宣松涛、黎乾平、陈昌等。
 

根据发行说明书,INK(墨链)发行10亿墨子币,初期生成8亿,其中50%的币将在ICO阶段分配给参与者,筹集约5000个比特币。私募起投最少为20个比特币。众所周知,2017年,监管部门下发了ICO禁令,但唐凌、宣松涛等人仍然顶风作案,在2017年9月4日清退之前至少募集了5000个比特币。2017年底,比特币的价格大约为2万美元,唐凌、宣松涛通过发行代币赚了1亿美元(约6亿元人民币)。

墨子币发行时价格为1美元,现在几乎归零,被唐凌、宣松涛收割的数万名韭菜血本无归。
 

将数字藏品包装成准证券化产品

在币圈收割完韭菜、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唐凌和宣松涛野心勃勃,开始杀入数字藏品(NFT)。这一次,唐凌和宣松涛的手法几乎照搬了发行INK(墨链)时的套路。
 
首先,顶风作案,将NFT产品进行准证券化包装,引诱、纵容用户、尤其是大量学生入场炒作。
 
虽然iBox声称不支持炒作NFT,但它通过空投、首发、寄售等手段诱导用户参与炒作。探长实测发现,用户只需用手机注册账户并绑定银行卡后,即可自由买卖平台上的数字藏品。

iBox上的数字藏品“首发”市场是平台联合各种IP版权所有方发行,通常数量有限,价格不高,需要抢购;这相当于证券市场的“一级市场”;寄售渠道则是官方提供的用户之间进行自由交易的“二级市场”。
 
iBox向二级市场的参与者收取收费费,费率为4.5%;除此之外,任何绑定银行卡的用户每月都要交纳10元的管理费。值得注意的是,这笔10元的管理费为强制扣取,代扣方为易宝支付。虽然iBox宣称,用户可以随时解除绑定,但不少用户发现,他们尝试关闭服务时,页面会弹出“开通或关闭自动续费异常”的提示。而iBox的客服名存实亡,很多用户因为被扣费投诉,根本无人回复。这也意味着,iBox会一直从用户银行卡里扣取管理费。
 


值得警惕的是,iBox对用户不加审核,甚至诱导大量学生参与炒作数字藏品。在新浪黑猫投诉上,不少学生称,因为看到宣传注册iBox后,发现银行卡每月无缘无故被扣取10元管理费,投诉后也不退款。更有一名高中生称,他通过qq群了解到iBox,听说该平台买图片可以赚钱,就去注册买了几万块钱的图片。该学生称,自己是一名未成年人,没有消费观念,平台声称限制未成年人交易,但目前他的账号依然可以交易。

 
当然,和诱导学生入场炒作数字藏品相比,iBox更擅长的是自我坐庄、操纵价格。
 
以iBox−赛博柴犬为例,该作品发行了40000份,目前流通6700份,目前标价2828元。但实际上,该作品上线时的价格不到200元,但随后便有大量用户不断标注高价转售,并通过反复撤销、再上架等手段制造交易活跃迹象,甚至有用户在一周内将价格从9999元调高至99999元。

实际上,iBox涉及的转售市场已经沦为一个完全不受监管的准证券化市场,作品发售数量可以视为准上市公司的总股份,而流通产品就是数量有限的上市流通股。iBox通过操纵上市发行的流通产品数量,进而在转售市场操纵价格,收割大量毫无经验的年轻人。这和大量虚拟货币交易所玩弄的“操纵市场”游戏如出一辙,只不过,在这里,数字货币被换成了数字藏品,或者学生嘴里的“图片”。
 

 

再以张国荣签名数字藏品为例,发售300份,发售价格1元。探长查阅了几十个流通中的该藏品发现,其转售记录显示,经过一两次倒手后,藏品被炒到1.7万-4.5万元不等。


iBox难道是在做“雷锋”吗?1元的价格发售,让用户赚取数万倍的收益。显然,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
 
币圈的人都知道,交易所“控盘”割韭菜的套路。曾玩过发币套路的唐凌和宣松涛,当然很清楚如何“控盘”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例如,张国荣1-4期的流通产品大约为50%,也就是说,有50%的产品被锁定了,你想想,他们掌握在谁的手里?
 
一位币圈资深人士闫某告诉探长,无论是币圈还是数字藏品,他们操纵二级市场的办法很多,其中一个是借助大量马甲账户,利用虚假交易,左手倒右手,将价格炒上去,吸引不明就里的小白接盘,马甲账户顺势出货套现。
 
闫某说,这些其实都是从股市里很多地下坐庄机构学的,当然,证券市场监管严格,坐庄机构即便割韭菜也不敢肆无忌惮;但虚拟货币和数字藏品市场就好比是原始丛林,弱肉强食,平台方收割用户毫不手软。而监管部门由于信息不对称因素,往往难以有效制止侵害广大用户的行为。
 
闫某警告说,近期,iBox和其他一些所谓数字藏品平台丑闻频出,说明这个行业正在快速“币圈化”,已经完全脱离了监管允许这个行业发展的初衷,监管对此必然不会无动于衷。他认为,严厉的监管政策肯定会到来,投资者切勿抱着侥幸心理,切勿盲目参与数字藏品的冒险游戏。
 

相关推荐

财经
九鼎旗下九派支付、新国都旗下嘉联支付,海澜集团旗下瀚银支付等8家机构续展申请中止

怡亚通关联的支付牌照等续展申请亦中止。汇潮支付关联方曾涉足P2P及信贷相关业务。张道舜控股的上海汇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 “汇贾电子”)是汇贾电商主体,官网提供汇贾分期服务。此外,P2P平台拍来贷主体上海凤池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凤池金融”)控股股东同样是汇潮支付股东。拍来贷官网显示,其合作伙伴包括高颜值、汇贾分期以及网带信用黑名单,技术支持为汇阜信息。

公司动态 支付 财经 蓝鲸财经 · 135浏览 · 7小时前
商银信等10家支付机构未申请续展,8家为预付卡机构,近半数已成失信被执行人

除了商银信身背失信记录,上海瑞得、桂支付通、万能支付主体广聚福支付亦有失信记录。

公司动态 财经 银行 蓝鲸财经 · 131浏览 · 7小时前
得物数藏溢价百倍已达万元,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交易

得物APP此前上线的数字藏品头像,在二级市场价格已到达10000元,相比89元的原价已溢价百倍。值得注意的是,得物平台方并不支持二级交易,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数字藏品的交易。

公司动态 科技 财经 蓝鲸财经 · 124浏览 · 7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