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涉嫌名师造假
财经 陆玖财经 · 2021-03-04 04:17:17
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高途课堂说他们有232名持证的教师,并在官网上列出了217名教师,但教育部要求公示师资信息时,高途课堂公布全部的教师数量仅为128名。也就是说,高途虚增了80%的老师,这104名教师,在高途的年度报告中凭空出现,又在高途公布的教师名单中凭空消失。

高途有232名持证教师,其中有104位凭空出现的教师和18位教师资格有问题的教师,请问高途还剩多少持证教师?

QQ截图20210316172526.png

图片来源于凤凰网财经



果你家孩子在高途上课的话,请一定要仔细看一下这篇文章。


提到高途,那句洗脑的广告语“名师出高徒,网课选高途”一定在你耳边响起过。


疫情之下“停课不停学”,2亿多名学生涌入在线教育平台,也给高途带来了一片蓬勃生机。创始人陈向东说,高途课堂的收入占据了跟谁学k12总收入的69.34%。


作为一家K12在线教育机构,高途的名师效应吸引了大批家长为孩子买课。但是,最近有网友在网上爆料称,这些“名师”们,有的“无证上岗”,有的持假证上岗。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你还在为这些“假名师”们的课买单吗?


凭空出现的名师们



在2019年的年度报告中,高途课堂说他们有232名持证的教师,并在官网上列出了217名教师,但教育部要求公示师资信息时,高途课堂公布全部的教师数量仅为128名。


也就是说,高途虚增了80%的老师,这104名教师,在高途的年度报告中凭空出现,又在高途公布的教师名单中凭空消失。



此外,这些持证上岗的教师,有的也并不是真名师。根据雪球网友的爆料,高途有18位教师的教师资格证有问题,其中包括高途的明星教师“果冻老师”陈国栋,这位高途No.1的老师,课程收入占比12%,其教师资格证居然也是假的。


在这18位教师中,有四位老师共用两个教师编号:毕X琦和翟X鑫的教师编号同为20193702541000033,王X虎和陈X的教师编号同为:20196205531000335。


所有教师资格证的认证编码由17位代码组成,第11位数字是性别代码,在2009年以前,0代表男性,1代表女性,在2009年以后,1代表男性,2 代表女性。高途有12位老师,根据其编码前四位判断考证时间,其照片的性别和编号代表的性别相反,分别为:陈国栋(编号:20081301241005484)、韩X伦(编号20124106442000101)、褚X(编号20181370142002366)、潘X(编号:20113600110320618)、翟X鑫(编号:20193702541000033)、高X静(编号:20081310142002352)、原X梓(编号:20082210232000032)、孙X杰(编号:20082321342000900)、曹X霞(编号:20081310142006066)、李X(编号:20021220430001062)、白X秒(编号:20044105321001057)、陈X东(编号:20081100141000775)。


教师资格证认证编码的第10位数字是教师资格类型代码,因为高途是K12教育,也就是说只有取得小学、初中和高中教师资格的老师才可以在高途讲课,但高途有3位老师的资格类型不符,分别为:潘X(编号20113600110320618,1-学前班教师资格,性别也不符)、金X存(编号:20142320051012077,5-中等职业学校教师资格)、张X瑶(编号:20155000172001067,7-高等教育教师资格)。


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高途有232名持证教师,其中有104位凭空出现的教师和18位教师资格有问题的教师,请问高途还剩多少持证教师?


4321423.jpg


无证与“变性”齐飞



北京市教委2月5日下发通知,要求在线教育机构核查在职教师信息,确保学科类教师具备教师资格,2月15日之前所有无教师资质人员的在售课程,全部下架。


用过高途课堂的人都知道,高途有两个明星教师——“帅师”周帅和“果冻老师”陈国栋老师。


周帅老师,之前被人爆料过无证上岗,目前其课程在高途APP页面已经搜索不到,但是有网友在向高途课堂APP客服咨询时,客服表示,周帅老师的课程没有上架,但是可以报名,对接顾问老师就可以收到报名链接。



智商税研究中心向高途课堂APP的客服进行了咨询求证,客服说目前周帅老师主教高二,搜索不到其课程是因为公司老师太多,目前在官网没有全部展示。




之后智商税研究中心在与高途课程的顾问老师对接时,顾问老师表示,目前周帅老师的课程名额已经满了,而且在2月15日停止了报名,并且其课程没有直播回放,因为高途是不允许回放的。好巧啊,北京市规定的无教师资质人员课程的下架时间也是2月15日。


顾问老师还表示,虽然周帅老师的课下架了,但是之前报过周帅老师课程的学生,还会由周帅老师带着,一直带到高三毕业。而且这也是周帅老师最后带的一批学生,之后他就要转为管理层,不再授课。


而照片和本人都为男性的明星教师陈国栋老师,已经拥有15年的一线高中数学教学经验,也就是说其教师资格证应为2009年前考取,但是在高途课堂APP查看陈国栋老师的教师资质时,发现其教师资格编号的第11位数字为“1”,显示为女性。这个该怎么解释?要么是陈国栋老师中途变性了,要么就是他的证是假的,哪个可能性更大一点呢?



按照《<教师资格条例>实施办法》的规定,对使用假教师资格证书的,一经查实,按弄虚作假、骗取教师资格处理,5 年内不得重新申请认定教师资格,教育行政部门还需没收假证书并将使用假证书人员的个人信息加入“限制库”。对变造、买卖教师资格证书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其实智商税研究中心更愿意相信第一种可能,毕竟陈老师现在是高途的明星教师、功勋教师,曾在高途上为无数高中学子讲授课程。目前在高途课堂APP搜索关键词“陈国栋”,显示陈老师还有5个主讲课程,其中有两个是售价为4450元的数学百日冲刺班,目前还在报名状态,且提供“线上直播、三年回放”服务。



高途不允许课程回放,所以周帅老师的直播课不能回放,但是为什么陈国栋老师的课有“三年回放”服务呢?


智商税研究中心联系了高途课堂母公司“跟谁学”的公关,目前无任何回应。


54325.jpg


假名师到底贵不贵?



公开资料显示,高途的收费标准为:初中单科7课节收费899元,16课节收费1899元;高中单科9课节收费1550元,15课节收费2350元;小学语文、英语系统班收费1099元;专题班价格看具体科目,也就是说,平均每节课的售价在120元左右。假设只给孩子补习单科,只上10课节,也要花费1200元左右。


2020年第三季度,高途课堂就收入了17.57亿元,同比增长了282.7%,在线课程正价课付费人数达到了114.7万。这17.57亿元,有多少是“真老师”收入的,又有多少是“假老师”收入的呢?114.7万的付费人数,有多少人真正看到了“真老师”的课程?


这些问题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根据跟谁学的招股书,跟谁学2018年TOP1老师的贡献收入占比12.21%,业内人士告诉智商税研究中心,这个TOP1老师就是陈国栋老师。这个被迫变性亦或是办假证的高途课堂明星教师,为高途创下了两亿的收入。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误解,高途是一个线上学校,平台的老师都是学校的员工。的确,高途的一切,都源于老师,没有老师,这家公司也就不存在了。但是高途的老师并不是高途的员工,二者没有雇佣关系,高途只是一个中介平台,就像你买房的中介一样,这也是高途在财务上能盈利的真正原因。


在高途课堂买一个千元以上的大班线上课,如果碰到了一个无证、假证的教师,其教学效果可能还不如一个在校大学生。在线下找一个“一对一教学”的廉价大学生劳动力,不香吗?




遇到“假名师”如何维权?



如果家长在下单了付费课程后,才发现授课老师有问题,是否可以维权呢?


智商税研究中心向北京博睿律师团队咨询维权事宜,律师表示,如果家长在线上教育平台购买付费课程后,发现授课教师没有教师资格证或者只有假的教师资格证,家长有权要求平台全额退款。


此外,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章第十五条,消费者享有对商品和服务以及保护消费者权益工作进行监督的权利。消费者有权检举、控告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保护消费者权益工作中的违法失职行为,有权对保护消费者权益工作提出批评、建议。律师表示,遇到“假名师”可以拨打北京教育局电话进行举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跟谁学回应了!

这里是我们的二次质疑



在智商税研究中心发出高途课堂被指教师证造假这篇文章后,高途课堂所属公司跟谁学针对其平台教师“持假证上岗”作出了三条回应。


跟谁学方回应一:


关于两个教师同用一个编号的问题,经查证,毕玉琦编号为20193702541000033,翟锦鑫编号为:20131230042004673



王彦虎编号为:20196205531000335,陈曦编号为:20191100141008633。



跟谁学方回应二:

关于教资编号中代表性别的编号与照片不符的情况,经核实,这些老师都有纸质证书,除一些老师的教师资格证获得时间较早,教资网无法查询外,其他老师都已通过中国教师资格网的查验。所涉及老师教师资格证照片如下:



跟谁学方回应三:

关于高途课堂持证教师数量前后不符问题,在2019年的跟谁学年报中,跟谁学公司披露,公司共有主讲老师232人,但此次高途课堂的公示显示,备案及授课老师于2020年为128人,2021年为182人。


针对以上这种情况,跟谁学方负责人表示,跟谁学包含两大业务品牌,分别是K12业务的高途课堂,和成人业务的跟谁学。年报披露的老师数量为所有业务老师数量总和,而此次监管部门要求的是K12在线教育机构进行老师的教师资格证公示,成人业务不在范围内。此外,公司对主讲老师的上岗有严格要求,需要经过数月的岗前培训,这部分老师也不在此次公示的授课老师范围内。

 

针对这三条回应,智商税研究中心仔细研究之后,做出以下回应。


第一条回应中,跟谁学公司认为毕玉琦、翟锦鑫、王彦虎、陈曦四位老师的教师编号均不同,不存在两位老师共用同一个教师编号的问题。


而智商税研究中心发现在未修改前的高途课堂官网上,毕玉琦和翟锦鑫老师共用一个教师编号(20193702541000033),王彦虎和陈曦共用一个教师编号(20196205531000335),有截图为证,此前德勤相关报道也有截图。



即使现在高途官网已经作出了修改,但是改正错误后的粉饰太平并不代表这个错误没有存在过,且跟谁学从来没有为这个错误作出解释和致歉。


跟谁学公司应该认真反思其在信息披露方面的流程与审核,对于政府要求存在糊弄的心态,以致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实属不该。如果不是德勤网站出示了相关的截图证据,高途课堂官网至今还会“错”下去。跟谁学的这种低级错误存在误导政府、公众和资本市场的嫌疑,应该为其披露错误信息的行为致歉。德勤网站原文:https://www.deloittefraud.com/fake-teachers 


第二条回应中,跟谁学公司公示了相关老师的纸质教师资格证证书,但智商税研究中心在对比教师名单与证书时,发现在官网上名字为褚帅的老师,对应的教师资格证持证人姓名为褚连一,在官网上名字为白易秒的老师,对应的教师资格证持证人姓名为白扬。这两位老师公示的名字和教师资格证的持证人名字不一样,是否存在高途官网披露虚假信息或误导用户的嫌疑呢?


此外,针对有三位老师的教师资格类型不属于K12的问题,在跟谁学的回应里并没有作出解释。这三位老师的姓名和编号分别为潘腾(编号20113600110320618,学前班教师资格)、金用存(编号20142320051012077,中等职业学校教师资格)、张冰瑶(编号20155000172001067,高等教育教师资格),希望跟谁学公司能对这一问题作出解释。

 

第三条回应中,跟谁学公司表示其年报披露的老师数量为所有业务的老师数量总和,而此次监管部门要求的是K12在线教育机构对老师的教师资格证进行公示,成人业务不在公示范围内,在进行岗前培训的主讲老师,也不在此次公示的授课老师范围内。


但智商税研究中心发现,跟谁学公司并没有对外公开过成人业务教师和岗前培训教师的详细数据。由于以上数据源于德勤调查,作为上市公司,跟谁学公司有必要向公众发表公开声明。

 



作者 : 王雪芹   编辑 : 天宇   排版:天宇



相关推荐

财经
为了流量短视频“炫富风”泛滥 被央媒点名“该管管了”平台也出手了

对于一些短视频创作者一味追求流量和利益,让社会责任“靠边站”,频繁展示的纸醉金迷内容腐化社会风气的行为,近日,人民日报、新华社点名批评“这股奢靡之风该管管了”。

公司动态 财经 科技金融在线 · 14浏览 · 2小时前
金融板块子公司补提减值,奥马电器大幅下修业绩预期,年内将终止金融科技业务

奥马电器称,拟在2021年内完成金融科技业务板块终止经营及资产处置相关工作。

财经 公司动态 互联网金融电讯 · 62浏览 · 2021-04-20
上市前夕,滴滴要讲一个电商故事

滴滴电商业务由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分管,团队全新组建。

财经 公司动态 陆玖财经 · 89浏览 · 3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