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踩雷”明德教育,被多名家长追究连带责任要赔偿
公司动态 曝光台 财经 教育 零点财经 · 2022-05-23 11:50:16
5月21日,因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东方)又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金额为11.38万元。


文:饭团


5月21日,因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东方)又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金额为11.38万元。


从公开信息来看,新东方此次被执行,与北京天悦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有关。但其实,据零点财经梳理发现,新东方这已不是第一次被天悦明德教育所“连累”。


面对法院的多次判决,新东方称并非合同当事人,也未与家长达成任何协议,那么,在这场纠纷当中,新东方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01 

 新东方又被执行11.38万元 


5月21日,因教育培训合同纠纷,新东方又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金额为11.38万元。



根据企查查显示,本次执行案号为:(2022)京0105执16572号,被执行人为北京天悦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悦明德教育)、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法院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明德教育全名叫北京天悦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9日,法定代表人为王君瑛,业务经营范围为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教育咨询(不含出国留学咨询及中介服务);软件开发等。


天悦明德教育有三个股东,北京天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60%;北京懋博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持股37%;洪义持股3%。但目前,大股东和二股东的重要成员均已出现问题。



其中,大股东北京天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实际控股人、法人——王君瑛与另一股东黄北海均已被限制高消费,且有股权被冻结,而公司也有失信,被执行。



二股东北京懋博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之一,尚增强也有被限制最高消费。

 


股东问题重重,天悦明德教育亦是如此,目前,天悦明德教育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且经营异常,涉及司法案件108个。


 02 

 因合作协议被连累?


从工商信息来看,新东方与天悦明德教育毫无关系,那他们是如何产生联系,走到一起的?


截至目前,在新东方历史被执行人中,已有10个案件为家长与天悦明德和新东方的相关教育培训合同纠纷。立案日期区间为:2020年5月到2022年2月。



从民事判决书来看,新东方被执行,与曾经和天悦明德教育签订的合作协议有关。


在去年3月27日的一份判决书中,原告马某称其子女被新东方与天悦明德共同设立的北京天悦学校所录取,在支付学费178100元之后,于2017年8月正式开学。


直到2017年12月,家长得知该学校并没有办学资质。而因学校不提供转学证明,导致学生未能及时转学。对此,马某称自己的子女在一个没有办学资质的教学校浪费了至少一个学年的时间,给家长在时间上、经济上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在责任承担环节,家长认为,北京天悦学校在招生时宣传该校是新东方公司旗下学校,且在经营过程中由天悦明德公司提供所有硬件设施,新东方公司提供软件投入,负责学校的管理、师资力量的投入,并向天悦学校派驻了校长高某,因此,天悦明德公司、新东方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事实上,在入学之后才发现天悦学校不具备办学资质的家长并非马某一个。零点财经查阅了所有新东方与天悦明德有关的判决书发现,多名家长上诉两家公司的理由与马某大致相同。


不过,新东方并不认可家长的观点,称并非合同的当事人,未与家长达成任何协议,也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和提供教育服务。


在被告方答辩中,新东方称虽于2016年5月北京天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过合作办学协议书,但合同生效的条件是2016年9月之前天悦学校取得办学许可证。而由于天悦学校没有取得办学许可证,因此,双方之间的合同自始未生效。


新东方称,天悦学校由天悦明德公司申请设立并开办,新东方对天悦学校也不存在任何硬件、软件、人员的投入。至于校长高某,新东方称虽是基于与天悦投资公司的协议向天悦明德公司推荐,但最终由天悦明德公司聘请,并非新东方工作人员。且新东方也从未从天悦明德公司、天悦投资公司收取任何报酬、费用。


此外,新东方在答辩中提到,在2017-2018年学年开学之前,就有家长申请退学,退学原因包括教学楼未完工、学校没有办学资质,也可以反映家长对学校没有资质属于明知。但家长仍选择继续接受教育,家长主张存在时间、成本的损失,与其继续就学的行为不符,即使存在损失,亦属于家长自行扩大的损失。家长对此存在过错。


对于赔偿,天悦明德公司则称,家长所交费用包含了与教学资质无关的校车、校服、餐费等费用,且曾以书面或口头的方式告知学校无办学资质,因此,家长对于学校无资质办学的情况是知情的,鉴于合同已履行完毕,均不应退款。


那么,法院是如何判决的?


以上述案件为例,法院认为基于天悦学校未取得办学许可证,认定上述教育培训合同无效。此外,结合各方提交证据,已可认定家长“有理由相信其子女所就读学校系‘新东方’旗下学校”,新东方公司应与天悦明德公司成立连带责任。


最终,法院给出的裁判结果是被告新东方与天悦明德教育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连带退还原告马某费用124679元。


此外,据另一份判决书显示,新东方公司、天悦明德公司还连带退还学卜某费178100元、退还杨某莉学费198700元。



 03 

 两条腿走路 


2021年7月24日,是教培行业的重大转折点,所有玩家无一幸免,行业巨头新东方也不例外。


彼时,“双减”政策正式落地,根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这对于教培机构无疑于当头棒喝。


随后,教育机构们便开始漫长的整顿之路,要么退场,要么转型。


9月16日,新东方在线在年报中称已对未来的业务发展做出了转变,原本的学前教育、K12教育和大学教育三大板块中,只有大学教育得以保留,学前教育和K12教育被海外备考、产品业务创新、技术等取代。


10月25日,新东方在线发布公告,称停止经营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下称“K9业务”),终止时间为11月底。


随后,11月4日,俞敏洪在朋友圈宣布 “教培时代结束”,并透露了新东方此前教培业务时期部分资产的处置方法,“把崭新的课桌椅,捐给了乡村学校,已经捐献近八万套。”四天之后,俞敏洪在直播中透露,新东方有将近1500个教学点要退租。


据财报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新东方学校及学习中心总数847间,较2021年5月底1669间相比,减少了822间。新东方高管称今年年底,这一数字将会降到约600间。目前,新东方在线已经完全没有涉及K12学科的科目,涉及学科教育为大学阶段的英语四六级及考研相关内容。


主营业务受冲击,营收利润受此影响断崖式下跌。


从2021年6月至2022年2月底,新东方净营收约169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15.8%;净亏损约65亿元 ,而上一财年同期收入为 3.799 亿美元,约赚25亿元人民币。


今年1月8日,俞敏洪在自己的个人公众号老俞闲话发文,称过去的半年中,新东方的市值跌去百分之九十,营业收入减少百分之八十,员工辞退六万人,退学费、员工辞退N+1、教学点退租等现金支出近二百亿。


监管收紧之下,新东方一边清理涉及K12的学科业务,一边转型寻求新的业务。


据天眼查显示,截至今年1月10日,新东方在约半年时间内已经成立了90家新公司,平均每1.88天成立一家新公司。新公司主要涵盖直播电商、图书教具、非学科培训、幼儿托管等领域。


近日,在亚布力论坛上,俞敏洪称,目前新东方选择“两只脚走路 ”,美股新东方坚持教育主体业务,港股新东方在线则开辟直播新业务。但目前,无论哪一条路都不好走。


就直播而言,去年12月,新东方推出农产品电商平台“东方甄选”,开启了直播带货之路,随后两个月,共开播37场,累计销售额为928.48万,场均销售额25.09万。虽销售额过万,但这组数据却被外界视为其直播业务进展不顺的表现。


如此,在激烈的竞争下,新东方何时才能迎来“第二春”,拭目以待。


相关推荐

财经
九鼎旗下九派支付、新国都旗下嘉联支付,海澜集团旗下瀚银支付等8家机构续展申请中止

怡亚通关联的支付牌照等续展申请亦中止。汇潮支付关联方曾涉足P2P及信贷相关业务。张道舜控股的上海汇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 “汇贾电子”)是汇贾电商主体,官网提供汇贾分期服务。此外,P2P平台拍来贷主体上海凤池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凤池金融”)控股股东同样是汇潮支付股东。拍来贷官网显示,其合作伙伴包括高颜值、汇贾分期以及网带信用黑名单,技术支持为汇阜信息。

公司动态 支付 财经 蓝鲸财经 · 151浏览 · 8小时前
商银信等10家支付机构未申请续展,8家为预付卡机构,近半数已成失信被执行人

除了商银信身背失信记录,上海瑞得、桂支付通、万能支付主体广聚福支付亦有失信记录。

公司动态 财经 银行 蓝鲸财经 · 147浏览 · 8小时前
得物数藏溢价百倍已达万元,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交易

得物APP此前上线的数字藏品头像,在二级市场价格已到达10000元,相比89元的原价已溢价百倍。值得注意的是,得物平台方并不支持二级交易,用户通过买卖账号进行数字藏品的交易。

公司动态 科技 财经 蓝鲸财经 · 139浏览 · 8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