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绳第一股”豪掷364套房换股,老板曾涉刑事案件瞒报3年
公司动态 财经 野马财经 · 2023-11-27 11:16:43
“温州富商”还能翻盘吗?


“温州富商”还能翻盘吗?




作者 | 张凯旌‍‍‍‍‍‍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新项目缺资金,手头又紧怎么办?宁科生物(600165.SH)给出的答案是:先把房子抵押了。

11月26日,宁科生物公告了一份《债务抵偿协议》。2022年,公司本要以1.06亿元的价格受让中科新材10%股权,但钱一直没到位,宁科生物还要按未付款金额的日万分之五承担逾期违约金。随着资金压力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公司决定先用旗下364套单元公寓把窟窿填上。

这些公寓的评估价值约5649万元,由此也可看出,宁科生物还欠着约一半的股权受让款未支付。

公司证券部表示,现在中科新材处于纾困阶段,而上市公司则将保生产作为第一要务,所以抵押了一部分非经营性资产,不想让债权债务更多占用资金。

对此上交所火速下发问询函,对交易合理性及房产评估情况表示质疑。因风波中的中科新材,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了96.6%,净亏损1.25亿元,同时还有欠税和被执行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5日宁科生物实控人——“温州富商”虞建明,刚因隐瞒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犯罪三年不披露被罚款50万元。自彼时至今,宁科生物股价累计跌幅2.71%,目前为3.59元/股,市值25亿元。

项目看上去并不优质,为何宁科生物如此执着?

新项目缺钱,一度停工

宁科生物与中科新材的渊源,还要追溯到六年前的一场跨界收购。

2017年4月,宁科生物以约3000万元的价格,独家买断了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拥有的月桂二酸规模化生产全套相关技术,借此上马新项目。

中科新材正是在此时成立,专门用于建设年产5万吨月桂二酸项目,总投资18.72亿元,资金来源为中科新材自有资金、宁夏产业基金、战投和项目承包方的垫资。

月桂二酸是生物基新材料的代表,其作为石化基材料替代品的属性,符合碳中和治理的趋势。所制造的产品,在航天军工领域和民用领域都有广阔应用前景。

不过,该项目进展却异常缓慢,多次经历延期。起初,宁科生物预计项目建设周期为2年,但受当地规划审批时间长、投资方不断变更、疫情等影响,直到2022年4月,项目才全面建成。

截至此时,中科新材股东中,宁科生物持股80%,宁夏产业基金持股10%,石嘴山正兴成持股10%。

不久后,石嘴山正兴成有意将这10%股权转让给宁科生物,正是这笔交易,为今日的以房抵债埋下伏笔。事实上,抵押的房产,起初也是中科新材为了方便员工使用,促进月桂二酸项目早日达产买下来的。

QQ截图20231128151752.png

来源:爱企查


巩固控制权后,2022年8月,宁科生物又要花22.53亿元对月桂二酸项目进行扩产资金不充裕的情况下,公司尝试于2022年底引进新战投济南长悦,结果没想到济南长悦“鸽了”增资款,直接导致中科新材流动资金不足,停产的同时也无法按约定支付给石嘴山正兴成的股权转让款。

直至宁科生物从石嘴山市惠农区政府融资平台筹得了纾困资金,中科新材才恢复生产。

停产直接影响了业绩。今年前三季度,宁科生物营收同比下降72.18%,净亏损接近2.5亿元。

截至第三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经飙升到了历史最高的79.4%,货币资金仅剩1000万元出头,短期借款却达到3.4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也有4.14亿元,账上现金远不能覆盖短债。

月桂二酸做下去需要资金支撑,没钱就会产生风险,但公司似乎已经顾不了太多。眼下的以资偿债,只是缓兵之计,违约金问题解决后,公司依然面临巨额债务压顶。

  拿下月桂二酸项目后,公司股价多次大涨

有意思的是,回看过去几年宁科生物股价的多次大涨,会发现时间上与月桂二酸项目进展消息重合度较高。

2020年6月初,上证指数正处于猛涨阶段,市场高喊牛市的声音此起彼伏,宁科生物股价也迎来大涨,公司一度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风险提示公告。其中特意提到两个信息,一是子公司宁夏华辉活性炭经营情况正常;二是年产5万吨月桂二酸项目将于2020年底完工。

这个2017年开始做的项目,至2020年上半年,工程形象进度才推进到72.53%。因此投资者一直十分关心该项目的进度。

2021年9月,宁科生物股价又一次大涨,公司又在风险提示中提到了月桂二酸项目,称彼时该项目产量未达到规模化生产标准,不会对公司营收、净利润产生影响,面对未来市场存在不确定性。

2021底第三波大涨后,还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公司正迎来估值重构,新价值点就是生物基新材料项目的进展。


QQ截图20231128151802.png

来源:格隆汇


公司股价受利好消息刺激上涨,原本无可厚非。然而颇为值得注意的是,等到月桂二酸项目通过技术验收,真正全面建成后,公司股价反而没有了之前的气势。2022年4月1日至今,宁科生物股价累计跌近60%。

另一个巧合是,月桂二酸通过中科院技术验收的日子,也是宁科生物实控人虞建明解除取保候审的日子。

11月15日,宁科生物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经查,公司实控人虞建明自2020年8月28日起被上海市公安局取保候审,自2021年4月1日起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期至2022年3月31日结束。但虞建明却未将事实及时告知公司,导致公司直至今年8月26日才披露相关信息。

由此,证监会宁夏监管局决定对虞建明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罚款。

QQ截图20231128151828.png

来源:Wind数据


虞建明与多家上市公司有过交集,实控宁科生物已有8年,却竟然不知道自己涉嫌犯罪被查,要及时告知公司的道理,难道其中还有别的猫腻?

此前,鸿达兴业(002002.SZ)就曾出现为帮董事长隐瞒被协助调查一事,搞重组烟雾弹的情况,此举实属诱多型的虚假陈述。

不过,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律师表示,从时间上看,宁科生物新项目与实控人解除强制措施两者有比较高的关联度,但不能仅因此认定虚假陈述,后续需要看监管是否立案或是否有投资人提起诉讼。

  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被取保候审,揭开朋友圈一角?

宁科生物在今年之前,还名为新日恒力。2015年,虞建明通过上海中能进行法拍,斥资13亿元购入新日恒力股份,一举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实控人并延续至今。

虞建明是温州乐清人,其履历上的公开信息并不多,即使是在收购报告书中也是两句话草草带过。

QQ截图20231128151837.png

来源:宁科生物公告


但实际上,虞建明入股新日恒力时,已在资本市场纵横良久。而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一事,其实揭开了虞建明朋友圈的冰山一角。

根据宁科生物的公告,虞建明2020年7月是因涉及操纵证券市场事项,为配合调查被采取强制措施,2021年3月上海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还受理了该案件,主体为上海中能、虞建明及其他6名自然人。

彼时,上海人民检察院曾披露,这6人分别是陈亮、虞文白、蒋仁和、林征杰、刘丁畅和陈芹燕。

QQ截图20231128151849.png

来源: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公告


虞建明曾于2008年9月至2015年1月任德骏投资总经理,而目前德骏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名字也是陈亮。

德骏投资刚注册成立不久,便参投了另一位温州乐清企业家胡成中治下的德力西集团。陈芹燕的名字,则出现在了德力西集团参股企业博恩世通的股东名单上,这位股东陈芹燕,同时也是浙江德力西电器公司的监事,和德力西集团另一家参股公司太阳谷投资的主要人员。

至于林征杰和蒋仁和的名字,则能通过刘丁畅串联起来。林征杰是乐清市亦成网络公司的实控人,与亦成网络共用同一个电话、地址和邮箱的温州启森,现在的联络员为刘丁畅,刘丁畅同时还是上海上软的董事,蒋仁和则是上海上软的董事长。

QQ截图20231128151900.png

QQ截图20231128151910.png


来源:爱企查


与其他名字相比,虞文白可能与虞建明是最接近的。上海中能现在的两个股东,除了持股97%的虞建明,就是持股3%的虞文白;虞文白还曾担任宁科生物董事。

如果操纵证券市场案中,被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6个人能与德骏投资、德力西集团、上海中能、以及温州两家公司的关联人员一一对应,那么就恰好连接起了虞建明的温州朋友圈以及职业生涯前后,用于资本运作的平台。

不过,今年3月,上海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已经向虞建明出具了不起诉文书。其中提到:“经本院审查并经二次退回补充侦查,依然认为上海市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据此也可以认定,虞建明并没有大规模动员朋友圈一齐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虞建明有过给朋友透露内幕消息的“前科”。2015年,虞建明成为新日恒力实控人后,曾推动公司引入新主业,挽救不振的业绩。与此同时,虞建明将重组的消息告知了与其关系密切的前南粤银行行长李甫,经证监会查明,两人在2015年8月共联络25次。虞建明还借给李甫500万元,间接助推后者通过内幕交易获利超448万元。最终李甫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超1300万元。

“钢丝绳第一股”今非昔比


虞建明接手后宁科生物出现的种种状况,只是公司过山车般发展史的缩影。

这家公司最早的雏形,是宁夏石嘴山钢铁厂。宁夏的第一吨煤、第一度电、第一炉钢,都在石嘴山产出,因此石嘴山也被称为“宁夏工业的摇篮”。其中的石嘴山钢铁厂,一度享受着当地最好的工资待遇,其在1980年后走入发展快车道,所生产的轧钢产品市场供不应求,军用和钢丝绳产品也在国内占据领先地位。

1997年,宁夏石嘴山钢铁厂改制为宁夏恒力钢铁集团,后以募集方式,联合宁夏炼油厂等5家单位共同发起成立了宁夏恒力钢丝绳股份有限公司。早在1998年,宁夏恒力就已经登陆上交所,成为国内“钢丝绳第一股”。

公司研发的军品特种钢丝绳系列产品,还曾成功应用于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上。

不过,钢丝绳行业利润微薄,再加上钢铁行业低迷,金属制品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宁夏恒力自打上市以来,就在不停试图借助外力实现重组转型。

公司的跨界行业从服装、建筑、煤炭加工到大健康、新能源、新材料应有尽有;控股股东从宁夏电投,到上海新日再到上海中能换了一茬又一茬;股票名称也从宁夏恒力,改到新日恒力,再换到最新的宁科生物。而员工人数,则从2009年的4161人一路下滑到2022年的908人。

事实上,仅自虞建明入主以来,公司就已经先后计划了博雅干细胞、月桂二酸、宇航汽车等多个跨界项目的收购。虞建明的资本朋友圈庞大,除了一众温商外,德骏投资当前和历史股东中还出现了居然之家(000785.SZ)、晨鸣纸业(000488.SZ)的身影,因此其对上市公司的改造,一度被寄予厚望。

仅就现状而言,宁科生物是否会触底反弹,迹象还不明了。反而是虞建明自己,出现了资金紧张的情况。

目前,上海中能所持宁科生物股份已全部被质押,公司解释称,质押业务系2015年存量融资业务,受客观经济影响,上海中能对外投资未能及时回收,进而造成流动性困难,存在一定风险,到期日为2025年底。质押股份中,还有1000万股被宁夏国投申请冻结,案由是民间借贷纠纷。

在此背景下,上市公司还能缓过来吗?

你如何看待宁科生物以房抵债,会有连锁反应吗?认为虞建明为何隐瞒被取保候审?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0 人收藏 0 人喜欢
分享至:

0 人打赏,共 0

相关推荐

财经
万科债务风波发酵 险企保债计划受惊

由保险公司发行的债权投资计划,业内称为“保债计划”,资金主要投向地产和城投项目。随着城投暴雷和房地产市场下行,从去年开始,保险公司开始大幅度缩减对城投和地产的投资。

公司动态 财经 科技金融在线 · 102浏览 · 4小时前
红杉中国大撤退?“创投之王”沈南鹏获新加坡永居权

“红杉中国创始人沈南鹏获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权”的消息在金融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红杉中国近年来在国内投资节奏已经有了放缓的趋势,投资圈表示,红杉中国大有“撤退”的可能。

公司动态 财经 科技金融在线 · 105浏览 · 4小时前
畅捷支付被罚!

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市分行发布新罚单,北京畅捷通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畅捷支付”)因违反账户管理规定,被罚款5万元。

公司动态 支付行业 曝光台 移动支付网 · 102浏览 · 4小时前
0 人评论
可输入 255
投稿
资讯排行